pic.jpg

2021            微信截图_20210629085740.png 2021   

中国(顺德)家电博览会                          第30届中国家电交易会暨中国家居用品交易会

2021年待定                                                                    时间:待定

广东·潭州国际会展中心                                                     地点:中山 · 黄圃国际会展中心





联系人:文经理 

手机/微信:18618300728(同微信)

邮箱:836667833@qq.com


展馆地址: 中国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工展路1号--广东(潭洲)国际会展中心





得意与黯然 盘点2020年家电上市公司(上篇)

发表时间:2021-01-11 16:57

2020年是特殊的,这一年我们有太多悲伤与感动,也有更多对生活的思考与转念。对于家电行业而言,2020同样是充满“意想不到”和“绝处逢生”的一年。岁末年终,中国家电网挑选出一系列在资本市场具有代表性的上市家电企业,在他们当中,有被资本市场看好迅速飙涨的锐利之师,也有被时间浪潮拍打在沙滩上的落寞者,功过是非,尚待评定。

  这一年,在经历了疫情乍起后的恐慌、焦虑、无措后,家电行业峰回路转,伴随着“宅经济”、“健康经济”的崛起,清洁电器、创意厨房小家电率先恢复增长,内外销一路走高;下半年,随着国内复工复产大局已定,国外疫情爆发,大家电出口恢复,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内销动力不足的缺憾。2020上半年资本市场由于信心不足,股价低迷,出现了并购、重组的良好契机,实力型企业趁着市场“猫冬”,悄然展开了大规模的资本运作,为企业未来的发展辗转腾挪出更大空间。随着市场信心恢复,这些得到检验的公司也迎来资本市场的追捧。

  在本篇中,我们先来看一看13家受到资本追捧的“得意”家电上市公司。

  科沃斯:进击的扫地机器人

  股票代码:603486.SH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88.49元/股,总市值:499.08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336.13%

  一年时间,从最低点的20元到最高点的90元左右,科沃斯股价走出了“六亲不认”的上扬曲线。疫情环境中,对健康清洁家电的需求,彻底催化了扫地机器人市场的热情。今年前三季度,科沃斯实现营收41.42亿元,归母净利润2.5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达147%。2019年,扫地机器人经历连续数年高增长后转入颓靡态势,叠加美国进口关税提升影响,行业转冷。当年,科沃斯开启战略转型,宣布策略性退出ODM业务,缩减低端产品线,伴随于此,科沃斯股价大幅缩水。而新冠疫情投下的深水炸弹在2020年不仅炸开了美国关税豁免的口子,更炸出了“宅经济”下消费者的清洁热情。以“科沃斯”和“添可”双品牌为引擎,科沃斯高端战略初见成效,前三季度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提升4.3和3.13个百分点,至41.53%和6.07%,其高端品类贡献收入超8成。科沃斯方面称,关注消费痛点,产品的用户体验更好,是扫地机器人爆发的根本动因,其推出的扫拖一体机器人,智能避障机器人T8等深受好评,公司看好行业前景。另一只扫地机器人股石头科技股价已经破千,而扫地机器人行业在2021能否继续“牛”下去,我们且拭目以待。

  新宝股份:网红时代

  股票代码:002705.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42.25元/股,总市值:338.42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156.21%

  “摩飞锅为啥火,因为现在年轻人做饭是为了拍照啊……”在A股家电成分股中,直至2019年,新宝股份都是“小透明”般的存在——代工业务为主,品牌创建不为消费者广知。直到2020年,国内直播经济崛起,以新宝旗下摩飞多功能锅为代表的网红小家电因消费者居家时间增多迅速起飞;一年时间,新宝股价从15元左右攀升至最高点的52元,市值翻番。在新宝股份公布的2020年前三季报中,公司营收同比增长34%至91.2亿元,归母净利润9.1亿元,同比增长75%。其中,内销同比增长75%,摩飞品牌销售实现10.5亿元,同比增长150%,东菱品牌实现收入2.1亿元,同比增长35%;外销仍是其主营收入来源,前三季度销售同比增长25%。不过,就其三季度单季销售趋势而言,其内销增长略有放缓,外销增势迅猛。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与国内疫情受控、国外疫情仍然凶猛有关,换言之,消费者居家与否对生活小家电的需求会产生一定影响。目前,就毛利率更高的内销市场而言,新宝主要采用“爆款产品+内容营销”的方式推动自主品牌孵化,其孵化品牌已接近十余个,但除了摩飞和东菱,其他品牌销售尚未成规模。新宝方面也坦承,持续打造“爆款”,不断维持消费新鲜度并不容易;此外,因产品专利问题,新宝与格兰仕也产生了纠纷。目前,新宝直至2021年1季度的出口订单仍然很饱满;不过,从更长远的角度看,公司能否摘掉代工帽子,探索一条自有品牌道路,将决定其能否持续得到资本市场的宠爱。

  京东集团:走进新时代

  股票代码:NASDAQ:JD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87.90元/股,总市值:1375亿美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149.50%

  2020年,京东集团迈入新纪元。首先,是公司高层人物变动,刘强东卸任京东法定代表人,徐雷接棒。徐雷时代,京东提出3大变革目标,一是从追求高营收、高利润、高销量向追求高质量、可持续性盈利增长;二是从过去以货为中心的思想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变,从“货架”走向“生态”;三是组织架构变革,从纵向垂直一体组织向积木化前中后台转变。在这种变革中,叠加疫情加速线上经济发展,京东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215亿元,超越阿里。第二,随着国内市场对于BATJ回归呼声的高涨,2020年6月18日,京东集团在港股二次上市,上市首日募资额达到345亿港元,拿下港交所年内募资金额之最;此外,京东另外两只独角兽企业,京东数科科创板IPO申请获得受理,而京东物流据传有望于2021年启动港股IPO。2020年成为京东资本市场的“大年”,公司市值一度突破1400亿美元关口。

  长虹美菱:救命冷链

  股票代码:000521.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6.06元/股,总市值:63.33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76.68%

  近两年,长虹美菱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有些一言难尽,主要在于公司产品内销份额有所缩量,2020年疫情的冲击进一步加剧了公司大家电内销业务的竞争压力。不过,海外业务增长为公司股价带来一定支撑,以2020上半年为例,长虹美菱冰箱出口订单实现了20%左右的增长,外销收入同比增长9.6%。进入2020年年底,新冠疫苗获准上市的消息刺激了长虹美菱股价大涨——阻断病毒扩散的最有效办法是疫苗接种,而疫苗的运输、存储离不开冷链支撑。美菱方面表示,公司控股子公司中科美菱低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参与政府招标,在兰州市、武威市、平凉市和临夏市等疫苗冷链能力建设项目中中标。除此之外,专注扫地机器人生产制造的长虹格兰博受到“健康经济”刺激,也广受关注;而随着国家推进国企混改以及2021年新三板转科创版的资本市场战略构想,长虹美菱系公司能否展现新活力,也成为投资者观望的要点。

  美的集团:买它

  股票代码:000333.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98.44元/股,总市值:6920.33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69.00%

  “任它涨与跌,我自岿然不动”,有投资者总结了持有美的股票的经验,而美的股价也不负众望,在2020年底向百元区间发起冲刺。近年来,美的集团进行了一系列并购、重组,市值接近7000亿元。其中,针对toC端的资本运作包括收购东芝白电,私有化小天鹅;而更重要的是其在toB端的业务拓展,包括收购库卡、合康新能以及规划收购菱王电梯,助力了其在工业自动化、新能源汽车和建筑暖通等领域的发展。2020年,受疫情影响,美的股价在3月份下滑至48元左右,但随后便启动主升浪潮,当年年底峰值达到98元;多年来,美的集团一直被外资看好,2020年更是一度触及外资禁买线。美的集团“转型科技公司”的战略构想给予了外界更广的想象空间;事实上,美的toB端业务的扩展路线与美国通用、德国西门子、日本三菱等国际巨头有很大的相似性,这些企业都以C端业务起家,最终形成了包括工业制造、新能源、交通运输、楼宇建筑甚至航空科技等在内的跨领域、跨行业综合性跨国公司。美的集团能否成长为中国民营经济中的通用、西门子,大家都在期待。

  小熊电器:颜值即正义

  股票代码:002959.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113.35元/股,总市值:176.83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63.33%

  自2019年上市以来,小熊电器股价一路“乘风破浪”,从34.25的发行价一路上涨到2020年峰值的165元;近期量能虽有所萎缩,但股价一直在百元以上运行。尽管有人评价“看不明白”,但资本市场对其的青睐却是实打实。与新宝股份类似,小熊电器也关注成熟家电品类外的“长尾市场”,如酸奶机、多士炉、电烤箱等;近年来,公司还拓展了吸尘器、熨烫机等清洁个护家电及保温杯、绞肉机等非电器类业务,并通过代工与品牌双线出海,构建内外销双重动力。小熊电器的产品特点总体而言是单价不高,形象走萌系路线,被视作家电行业中“喜茶”类似的潮牌。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4.98亿元,同比上升45%;归母净利润3.22亿元,同比提升92%。不过,同市场对新宝的担忧类似,有人认为小熊的行业进入壁垒较低,短期增长存在偶然性,但随着疫情的控制或结束,2020年的高增长或难复制。不过,有证券人士分析,小家电行业成长的核心逻辑是居民收入提升,目前,我国家庭小家电拥有量从数量到品类丰富度远未及天花板,尤其随着年轻消费者和多元生活方式的出现,以及新营销渠道的涌现,行业未来还存在较长红利期;而时间,才是市场最好的见证者。

  TCL科技:中国“屏”

  股票代码:000100.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7.08元/股,总市值:993.39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53.39%

  2019年和2020年,是中国科技史上极为“悲壮”的两年,美国发动贸易战打压中国高科技产业,一颗“中国芯”引发国人同仇敌忾。与中国芯类似,中国屏也是国家重点战略规划产业,大约从15年前,国家便在谋求屏显示产业的自主控制权。15年时间,中国大陆终于出现了以TCL科技等为代表的一批屏显巨头。2019年,TCL集团经历重组、改名一系列变化,剥离消费终端业务;当时,很多投资者对于屏显业务能否支撑起上市公司市值持怀疑态度。经过2020年的一系列考验,TCL科技做到了,在其2020年前三季报中显示,以重组后口径计算,公司实现营收487.1亿元,同比增长18%,剔除一次性重组收益,上市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28.9%;公司2020年3季度单季营收194亿元,归母净利润8.2亿元。TCL科技股价在2020年峰值达到8.38元,相比年初近乎翻番。有证券分析人士总结了近三次面板行业周期轮动规律,2013-2016年韩中围剿日本低次代线,造成日本夏普破产,JDI重组,韩国产能崛起;2018-2020年,中国8.5代线-11代线降维打击韩国7代线,造成韩国产能退出,中国企业TCL科技、京东方、惠科等崛起;而未来5年,预计将是中国大陆8.5代线降维打击中国台湾6代线,结果可能是中国台湾产能退出,中国面板产业完成从追随到赶超的路径,我们将从中国屏中见证中国崛起!

  海尔智家:重组上市

  股票代码:600690.SH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29.21元/股,总市值:2637.08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49.79%

  2020年年底,海尔智家私有化海尔电器方案最终通过,海尔智家H股在香港上市交易,至此海尔“A+D+H”的全球资本市场布局构建完成。多年来,由于海尔智家和海尔电器的组织架构十分复杂,管理呈现双极化,海尔集团表现出的营收和净利一直落后于另外两家本土白电龙头,股价和市值严重低估。随着公司私有化海尔电器方案的推出,资本市场对重组后的海尔智家表现充满期待,公司市值有望重塑。海尔智家股价从2020年4月份走出低谷,开启一路上扬曲线,股价也从年初的19元左右走到年终的30元上下。分析人士认为,海尔电器私有化落地,是海尔集团近年来的重大突破性革新,随着公司上层构架的正式统一,将进一步加强国内外业务的协同和效益管控,为企业内生利润释放带来新空间。从2015年到2019年,海尔通过密集收购,已经抢占了众多全球优势品牌资源,海外自主品牌正在迎来收获期;同时,公司加速产业生态链构建,进行了大量前瞻性布局,资本市场也期待着海尔下一个五年所带来的回报。

  莱克电气:以清洁之名

  股票代码:603355.SH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30.23元/股,总市值:124.25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48.99%

  莱克电气同样是受益于2020年健康思潮的企业,1、2、3季度,公司收入分别同比下降19%,增长1%和20%。莱克电气是较为典型的出口转内销型公司,目前其出口业务占比仍高于内销业务,从2020年6月开始,由于海外疫情冲击,海外订单向国内转移,公司代工出口业务迎来较好表现,一定程度上扭转了贸易战以来公司面临的汇费、订单压力。而内销方面,莱克在品牌端和产品端的影响不断加深,构建了莱克、吉米、碧云泉三大品牌阵营,以2020上半年为例,公司主打线上的吉米、碧云泉分别实现了80%和163%的增长,前三季度,莱克品牌吸尘器线上零售额增长35%,国内销售形势整体好于外销形势。另外,公司出口和内销毛利也有较大差异,以2019年口径计算,公司出口和内销毛利分别为17%和44%,随着国内消费升级需求的加深,莱克内销投入和内销占比有望进一步提升,实现内外两条腿走路。此外,莱克电气有意向多元产品领域拓展,2020年展开了与黄小厨的合作,经营领域进一步向厨房小家电延伸。

  惠而浦:收购要约

  股票代码:600983.SH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6.54元/股,总市值:50.10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32.66%

  2020年促进惠而浦中国股价上涨的基本逻辑有两个,一是受益于中国疫情防控红利,很多海外家电订单转移至中国内地,整个内地家电产业链均从中获益;二是格兰仕向惠而浦中国发出的收购要约。多年来,惠而浦品牌在中国的发展似乎有些“水土不服”,收购合肥三洋后,更是连续爆出财务问题,多品牌矩阵的发展也不尽如人意。2020年8月26日,惠而浦中国披露了格兰仕出具的收购要约书,公告显示,格兰仕拟以5.23元/股的价格收购惠而浦4.67亿股,占惠而浦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1%;公告还显示,若格兰仕预受要约股份数量少于3.90亿股,约占惠而浦股份总数的51%,则要约收购不生效。不过,公告也提到,此次要约收购不以终止惠而浦中国上市地位为目的。目前,此次要约收购正在包括中国、美国、巴西、德国等国家进行反垄断申报工作。

  九阳股份:焕脸

  股票代码:002242.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32.04元/股,总市值:245.75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27.34%

  “双轮驱动”带动了九阳股价在2020年的上涨,叠加“网红小家电”和“清洁电器”两大利器,九阳股价在8月份达到45元左右的峰值,后续虽有缩量调整,但股价相较2020年初仍实现了较好增长。2018年,九阳收购尚科宁家51%的股权为现有成绩取得做了铺垫,通过收购,九阳从厨房小家电拓展至清洁电器品类,同时利用Ninja品牌在国外的号召力,巩固了企业外销能力。九阳股份2020年前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70.83亿元,同比增长13.24%,实现归母净利润6.44亿元,同比增长4.23%,表现稳健。疫情期间,九阳控股的Shark品牌表现出色,尤其是蒸汽拖把正式“出圈”。同新宝和小熊的线上、网红路线不同,在厨房小家电等领域,九阳线下渠道更强势,同时公司走“推高卖贵”路线,这一路线的优势是技术壁垒高,价格高,毛利率高;缺陷是无法做到网红品的“薄利快销”。从2019年起,九阳开始调整渠道布局,在2020年这一改变得到巩固,通过网络直播等形式,九阳实现了线上收入的高增长;同时,适应年轻独居消费需求,推出“独奏 Solista”品牌,专注小型化生活和清洁电器,并推出相对低价的SKY 系列产品,以辐射更多人群。总体而言,九阳多年来一直行稳致远,而近年来开启的品牌“焕新”成效也很显著。

  老板电器:品牌的“B”面

  股票代码:002508.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40.78元/股,总市值:387.00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20.62%

  2020年对于厨电行业而言是难熬的一年,房地产带动的增量市场和换新带动的存量市场双双熄火。在困难的环境中,老板电器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6.26亿元,同比微增0.02%,归母净利润11.23亿元,同比提升3.43%,属于整个厨电行业中少数保持了正向增长的公司。这与公司的积极转型密不可分,近年来,老板电器大力拓展了线上渠道,丰富渠道营销手段和产品品类推广方式,在2020年疫情情况下,其线上增长超预期,前三季度电商增速近30%,一定程度上平衡了线下渠道的降幅。另外,相比于其他倚重零售端的企业,老板电器工程渠道走货更加强劲,这也是公司能够提前恢复正增长的重要一环,据统计2020上半年老板电器在精装市场的占有率达到35.5%,工程渠道增速达到30%-40%,率先享受到地产需求回暖的红利。在接待调研时,老板电器表示2020年第四季度,公司订单饱满,排产量较往年实绩呈双位数增长,随着年底冲刺,公司2020年全年收入有望实现5%左右的正增长,而资本市场也对其2021年的表现有较好期望。

  海信家电:混改

  股票代码:000921.SZ

  2020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14.41元/股,总市值:196.41亿元

  2020年股价涨跌幅:+16.87%

  2020年对于海信家电而言,是迎接大变革的起点,混改成为其重获资本市场看好的重要原因。作为青岛家电双雄,国资代表性家电企业,海信家电曾深入人心,但近来年公司增长乏力,且与国内家电三巨头的差距持续拉大。2020年5月,海信家电和海信视像同时公告称,《海信集团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已获批准,混改主体海信家电和海信视像的大股东海信电子控股,将通过公开挂牌、增发股票引入具有产业协同效应、能助力海信国际化发展的战略投资者,形成更加多元化的股权结构和市场化公司治理结构。12月,航运物流企业青岛新丰以37.5亿元对海信电子控股进行增资,加上其原有持股,增资完成后,青岛新丰与其一致行为人将合计持有海信电子控股总股本的27%。海信电子控股变为无实际控制人,海信集团公司不再是海信家电和海信视像控股股东,海信家电也变为无实际控制人。近年来,海信家电出口提速,在2020年前三季报中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48.7亿元,同比增长29%,其中空冰洗出口业务提速和中央空调业务复苏助力企业营收增长。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新丰的引入对公司业务协同作用并不大,毕竟二者产业关联度不高。但通过混改,海信家电和海信视像成为无实控人公司,从体制层面清除了企业发展障碍,将有效激发管理层的责任心和能动性。